Mr.Trois

矛盾综合体,

【咸鱼干了将近一周的瞎写的,梗】

存个梗。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错应该是梗了差不多一个星期,负债累累中且负能量爆棚特别想骑车撞人去同归无尽还想摁智障黑子没有脑子的脑袋沉江湖嗯我们这最不缺江啦。
赞美她,赞美她。

-
Cronus找到这件衣服纯属意外。
一开始抱着“挑一件能上的了台面的礼服来应付明
天的盛宴”的目的去打开箱子——她不能去敷衍甚至拒绝这场有理数的狂欢,无论是出于主观和被动……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乐意,也没有过去想象中的咬牙切齿。
“您是否选中了哪一件礼服准备出席呢?”面对态度相比几年前已经大有好转的侍女长的询问,Cronus微微低眉双手将礼盒呈上,轻声回应:“真是劳您费心了,对于您提供的帮助在下感激不尽。”
“只是……”轻柔温和的转折,可以完美的过渡对方所可能产生的不适与无措,紧接着谦谦引领出下文——不管怎么样总之是已经自行准备好礼服,不用别人来插手的意思,不过是需要用礼貌用语修饰的温文委婉,不过这对于她来说绝非难事不是吗?
侍女长看着少女被围巾遮挡住半部分的面孔——稍长刘海下的眉目极为动人,配合着的温婉细语是如何教人堪以恼怒。
午后三四点钟的光景,可以看到忽略质量的细小尘埃随着呼吸而漂浮不定。有些醒脑的异香暗暗刺激嗅觉神经,Cronus不由简单按揉鼻翼,一手拎起那件连衣裙,贴在身上粗略一笔划,与大腿根差不多齐平的裙尾告诉她这是自己大概五六岁的衣服,其实无需比量答案也自是明了的……迄今为止还没有结束真正意义上的颠沛流离,那些屈指可数的无虑时光她还没敢模糊半分。
整体为水红色绸缎,依旧光可鉴人的材质在透进房间的光线下闪烁着微光,那比水红更柔和了一系的颜色似乎是从泪光的折射中泛出的。
Cronus指腹细细摩挲领口缀上的绢花,妹妹的笑颜就那样猝不及防的蹿入脑内。
真真像是朝晨时分清露犹湿的蓓蕾。
t.b.c

评论(9)

热度(8)